待朝_39

>>K-pop坑中
⇝BTS一直線♡♡♡
雞糖大旗我來扛♥♥♥

又在奇怪的時間點發文(´σ-`) (去睡覺
沉了好久上來發ㄍ我家爺爺們♥(´∀` )人
刀亂也廚一年了R、阿對把臉交換了2333 (惡趣味
>>繼續沉
-
偷偷問有沒有JG、我英、移迷同好?

>> 補4/5 數字松日

數字是松裡第一個喜歡的組合//
衣服是官方設計Der

チョロ松♥(´∀` )人  作業本的小塗鴉www
因為兒童不宜所以有兩個字被噴掉了 (說什麼
猜到沒u獎品。(被打
#建議點開全圖uwu

【おそ松さん】色松>>換穿對方衣服

上次的速度段子有一些人按了喜歡 好感動嗚嗚( ;∀;)
這次是色松,文有點長  一樣希望大家喜歡(ノ´∀`*)

*色松/宗教paro/神父修女
-

陽光灑落在純白潔淨的教堂,彩色玻璃也因此反映出綺麗的虹光,在與村民的談話結束後,一松修女瞥見了晾在一旁的神職服。
他環顧四周,確認附近沒有人後,將柔軟的臉頰往衣服上蹭了蹭,「那傢伙的味道……其實還不錯。」
享受著唐松味道的他,埋在衣服上的腦袋萌生一個想法。

——不如、穿穿看?反正臭松那傢伙這麼遲鈍也不會發現吧
說不定還會說出什麼很痛的發言。

他將衣服拿下,走到自己房間偷偷換上。

「哼嗯……有點大,那傢伙的尺寸也太不科學。」

仔細的將袖釦、皮帶扣上,穿戴整齊之後走到穿衣鏡前。
「雖然肩膀上那兩條很煩人……但穿起來還的確跟臭松很像。」
他拉起下擺,鞋尖輕敲了下地板,如跳舞般旋轉一圈。
此時沉醉在興奮中的他沒注意到門外響起的腳步聲。

神父忘了敲門,非常會挑時機地旋開了握把。

「一松啊原來你在這——」
「唔啊啊……?!」

像是做壞事被抓到的孩子一樣,一松彷彿觸電般怔了一下,
慌張的他如同貓拱起身體,遲遲不敢回頭看。

神父受到驚嚇的臉也挺有看頭,但他為了不讓一松難堪,調節呼吸後恢復以往的自信笑容,撥了一下頭髮說道:
「 神啊!我真是罪孽深重的男人,竟能使少女如此沉浸在我的完美時裝中,啊啊、請赦免我的罪行吧!」

聽完如此令人心痛的發言後,一松突然覺得自己做了穿別人衣服這種見不得人的事也沒什麼了。

「說什麼啊混帳松,敢把這件事說出去就殺了你!」
一松逼近唐松,揪起他衣領後憤恨說道。

「啊啊純真的少女呦,不必為自己的行為感到不安,because
一切都是我的罪惡造成,就由我的愛來全數承擔吧!」
唐松有點哽咽的說道,額間冒著冷汗。

被體諒的一松不知怎地覺得忿忿不平,
——這傢伙的溫柔到底怎麼回事啊?!

「總之不准說出去!!」一松殺氣騰騰的怒吼。
「唐松girls們可是會——」還沒說完就被揍了。
不必等神來赦免罪惡,一松直接給他一記現世報。

「好好、我知道了……」學乖的的唐松舉雙手投降。
「但一松穿這衣服還真是合身呢,非常好看哦。」

被稱讚的一松感覺臉頰變得滾燙,也逐漸漲紅。

「臭松你說什麼鬼話……」他害羞的捂著臉撇過頭。
「既然這樣的話、、你也穿上我的衣服吧…?」

「咦?!要我換上一松的修女服嗎?啊啊真不好意思呢…」
「不換?嫌棄我嗎?」一松惡狠狠的瞪著唐松。
「…不不!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」

於是唐松脫下身上的衣服,顯露出結實的肌肉與線條,在一旁的一松看得目不轉睛,心癢癢的他卻還是彆扭的轉過頭。

——混帳……平常明明都在禱告怎麼可能那麼結實?

唐松接著換上了修女服,他將黑絲襪套上纖長的腿,那模樣在一松的眼裡說有多情色就有多情色。
一松覺得下體起了反應,腫脹難耐的他忍得咬牙切齒。

最後唐松將耳朵旁的頭髮撩起,套上了修女帽,然後晃著閃亮的雙瞳望向一松,「適合我嗎?」

「哈啊?適合?才不呢一點都不可愛。」
一松無意的提高語調,這是他說謊時常有的表現。
「誒?可愛?嘛我就把他當成是一松在稱讚我囉~好開心」
逕自認為的唐松咧開嘴角,露出了可比和煦陽光的燦爛笑容,一松覺得心臟彷彿漏了一拍。

「嘛我說你……還是別當神父了吧。」
「誒誒為什麼?!我很失職嗎一松?」
一松不悅的嘖了聲,撇過頭去。

「如果有什麼不滿都可以告訴我喔!…如果神父當得很失敗的話…啊啊我做錯了什麼嗎一松?」
焦急的唐松抓著一松的雙肩前後搖晃,很是天真的以為。

——誰會說出想每天看到你穿修女服這種羞恥的話啊?!

「不理你了混帳松。」
他為了掩飾緋紅的臉頰而逕自快步走出房間,
留下不知所措的“修女”唐松在原地。
「誒?!」

-Fin.

【おそ松さん】>>速度松的場合

有點久沒發文了www 最近掉了松沼 (*☉౪⊙*)
這裡大推速度松 (*´∀`)~♥  打了一點段子希望各位喜歡 (*ゝω・*)ノ
-

Q:「喜歡對方哪一點呢?」

A:「臉吧、看著那傢伙因為我的戲弄而生氣的表情可真是一大享受呢~」
おそ松手撐著臉,扯起一抹壞心的笑。

『長男果然有這種惡趣味。』
-
A:「嗯……大概是臉,認真的時候總覺得很可靠。」
チョロ松垂著嘴角,似乎有點害羞的撇過頭。

『其實是覺得很帥吧?不過也只有認真的時候呢。』
·
·
·
『等等我說你們不都長得一樣嗎?!』

之前畫的妹子ouo

開胸毛衣讚uwubb


靈感源於出門時看到在機車上的一對男生w

-

少年望著前面男子纖細的腰,

也不管機車正在行進中,二話不說的環抱住。

「喂喂你幹嘛!我在騎車很危險欸!」

似乎是受到了一點驚嚇,男子微微顫了一下。

『抱歉~忍不住嘛。』少年用帶點戲謔的口氣說道。

「唔、隨便你…」

紅燈亮起,機車停在距離斑馬線約一公尺的地方。

男子的後頸在夜晚路燈照明下顯得更加白皙,

少年抿了抿唇,隨後說道:「那我就不客氣享用了哦~」

接著便往男子的後頸一口咬下、舌頭在肌膚上來回舔吻。

「唔呃!…混蛋你幹嘛啊!」男子回頭大聲吼道。

『晚餐的前菜。』

「那晚餐是什麼……」

『提早知道就沒有驚喜了喔~』少年輕輕捏了男子的腰側,手順著曲線向下滑入大腿根部。

「嗚……」男子發出了微微的嗚咽聲。

『學長你啊…真是可愛呢。』少年靠近男子的耳邊說道,

語畢並呼了口氣。

酥麻感流遍了男子的全身。

「學弟調戲學長什麼的…太犯規了啊…」男子緊咬著下嘴唇,淡紅的唇瓣從齒緣向外逐漸擴散成青白色。

“這紅燈到底有多久?!”男子在心中忿忿怒道,恨不得立刻把身後的少年甩下車。

霎時,紅燈轉成黃燈,而後又轉成綠燈。

「終於……」當男子準備要催下油門時,不料少年將他的頭往後壓,順勢堵住了他剛剛緊咬的唇。

「唔……嗯…」男子的手鬆開了握把,臉頰泛上緋紅。

少年用舌頭扳開牙齒,並將其伸進去滑過口腔的每一處,

與男子的舌頭交纏、舔吮,愛液在口中交換。

過了一會才似是不捨的離開對方的唇,一線甜膩的銀絲牽連在嘴邊。

『學長的…真甜。』少年舔了舔嘴唇,在男子耳邊輕語。

「嗯…哈啊…」男子發出斷斷續續的喘息聲。

『哎呀呀~不知道有沒有被看到呢?』

「你這個大笨蛋!」

『回家繼續吃“晚餐”哦學長~』

「啊啊……。」真受不了。

男子略微低頭、嘆氣。

而當機車再次催動油門時,已是下一個綠燈。


-Fin


#三題故事 #課後、告白、腳踏車。

-

空曠的校園中,只剩下課後輔導的學生及老師。

“各位,請翻開第三章”

「不是上星期講過了嗎?」小聲的吐槽著。

老師散漫的講課、

學生專心的放空。

連上錯章節也還未發覺。

「老師,肚子痛、保健室。」

坐在窗邊的少年慵懶的舉起手,吐出慣用的翹課措詞。

“去”

簡潔的回應,甚至連頭也不抬,

反正知道是哪個學生也無用。

「嘻。」

嘴角勾起了微微的弧度,抓起椅上的書包再披上外套,

大剌剌的徑直走過講桌前面。

反正也不會有人注意到吧?總是被留下來的人。

-

離開乏味無趣的教室、

經過陽光灑落以及樹葉飄散的空橋,之後來到了保健室。

從門上的玻璃望進去,裡頭空無一人。

「真幸運。」淺笑著推開了門。

接著隨手把書包扔到躺椅上,而自己則是倒向了床。

「要我聽那死人講課一小時我會變成它同類的。」

將頭埋入柔軟的枕頭中,有點抱怨的說著。

惺忪的雙眼已經處於閉合的狀態。

“等一下要去打球嗎?”

『看看吧。』

少年忽地睜開眼睛,用雙手撐起身子,接著躍下床鋪,

以半走半跳的笨拙姿勢靠向窗邊。

「那聲音絕對是他!」

肯定的俯瞰著那牽著腳踏車的少年。

「喂!」

而那正在與友人聊天的少年仰頭看了看。

『欸?……你在幹嘛啊?』

「叫你啊當然。」難道以為我想自殺嗎?

有點無奈的、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。

然後比了個只有他才能懂的手勢。

『到底要做什麼?』略微低頭,小聲的暗歎著。

『那個…今天可能不太方便,要麻煩你先回去了。』

“那好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-

與友人道別之後,少年再次仰起頭看向窗戶

卻發現對方正背著書包想辦法從窗戶上找平衡點。

『我說、你在幹嘛啊?』

「準備從窗戶上跳下去啊。」

『你是笨蛋嗎!?你那裡可是二樓欸!』

「正因為這樣,所以要你要接住我哦~」

半強迫的、給樓下的少年添了個困難的任務。

『啊?什麼你幾公斤啊喂——』

話還沒說完、樓上的少年便一躍而下。

「啊~好舒服。」

涼風透進了少年的制服內, 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。

在樓下看到這幕的少年忽地愣住、

臉頰不知不覺泛起了紅暈。

然後忘了要接住他這件事。

在他屁股著地的前幾秒,才突然向前奔去,

以怪異的姿勢接住了少年。

「啊哈哈~我以為你會直接讓我摔下來欸。」

有點訝異、卻是開心的說著。

『笨蛋啊有樓梯不走偏要找那麼怪異的方式下樓!

還有你重死了快下來!』真是的。

抱怨著但還是乖乖的把對方放到地上。

「沒想到你體力還蠻好的嘛~況且我比你輕欸。」

『笨蛋!要是我沒有接住你可能真的會死人的欸!』

少年以斥責的口氣說著,話語中帶有一絲擔心。

「因為我相信你一定會接住我的嘛。」

有點蠢蠢的傻笑著,訴說這份過度相信對方的心情。

『唔……』

頓時無語,對於少年那令人出乎意料的回答。

或者是感到了些許驚喜與高興的成分參雜在內?

「嗯?」

『……笨蛋。』撇過頭、低語著。

而身邊那少年仍未察覺他臉上逐漸渲染起的紅。

——是青春的顏色。

-

踩踏板的細碎聲音、騎乘在只有兩人的河堤。

微風拂過了少年稚嫩的臉頰,柔順的髮絲也隨風飄逸。

將雙眼緩緩閉起,享受著這段悠閒。

原本抓著座椅下緣的雙手、慢慢的移動到前面那人纖細的腰,然後緊抓著,將整個人靠在少年的背上。

『…你幹嘛?』

有點錯愕的往回看,手肘碰觸到了少年的頭髮。

在夕陽餘暉照耀下的髮絲,染上了綺麗的橘紅。

好漂亮……

在心中讚嘆著、不忍吵醒少年。

「…喜…歡你…」

對於這不知是夢話還是真心話的言語,

少年的反應又是驚訝的。

但他下一秒馬上肯定了是後者。

以少年安詳而滿足的睡顏足以證明。

而他嘴角上揚了微微弧度。

『我也是。』吻上少年的額,燦笑著。

-Fin

#晚餐。

-

「吃飯了喔。」廚房內的男子探出頭來,

對著正在看電視的少年喊道。

「好~」

接著男子把餐盤一一放到桌子上後,正準備吃下第一口飯時,少年便開始聒噪的講個不停。

「吶吶~你知道嗎今天在……」

「噓。」

「今天在學校發……」

「噓!」

「今…」

「安靜!」

男子微慍,轉頭瞪了眼少年。

「你至少也讓我講一下嘛。」有點不滿的撇撇嘴。

「吃飯時不要講話!」男子怒斥。

「嗯?講話不行,那表示接吻就可以囉~」

「什——」男子錯愕,而少年隨即吻上了他的唇。

「唔…嗯…」男子臉上很快的泛上緋紅。

「我吃飽了~」少年雙手合十,滿足的笑著。

「笨蛋!幹嘛啊你…!?」

「別忘了等一下還有宵夜哦~」

「啊!?」

-Fin